文革的最大教训之一:年轻人的狂妄自大
2016-04-29 18:57:06
  • 0
  • 15
  • 9

文革的最大教训之一:年轻人的狂妄自大

 

现在一提起文革,不少人都把文革中出现的问题的责任统统推到毛泽东身上,很少有人反省自己。即使有人反省自己(如陈小鲁、宋彬彬等)也往往把自己犯错误的原因归于对毛泽东的盲目崇拜和迷信上,好像自己犯错误是上了毛泽东的当,被毛泽东当枪使了,自己干得坏事都是毛泽东叫他们干的。这种观点我是不赞成的,因为这种观点完全不符合客观实际,既不能正确评价文革、评价毛泽东,也不利于从文革中吸取经验教训。

在我看来,文革中出现的问题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一些年轻人特别是一些所谓学生领袖存在一个通病:在做了一些正确的事情之后,在得到毛泽东的肯定和赞扬之后,盲目产生一种狂妄自大的心理,自以为自己了不起了,连毛主席都肯定自己了,因此自己就代表了真理,自己再做什么,再怎么做也都是正确的了;不再把别人放在眼里,甚至连中央文革也不放在眼里,到后来甚至连毛泽东也不放在眼里;谁的话也听不进去,中央文革、毛泽东的话也当耳边风,不好使了;“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革”,谁要是不赞同自己的观点,谁就是错误的、反动的,就是必须打倒的。

这种情况最早是出现在一些老红卫兵身上。所谓“老红卫兵”是指文革初期最早由一些中学高干子女组成的红卫兵。记得文革开始后不久,【人民日报】就刊登了署名清华附中红卫兵的三篇文章,后统称“三论造反精神万岁”,表明中央文革对清华附中红卫兵的支持。与此同时,清华附中红卫兵还给毛泽东主席写了封信,毛泽东也亲自给清华附中红卫兵写了回信,对清华附中红卫兵表示了支持。据说毛泽东在一次讲话中还专门提到北大附中女学生彭小蒙的名字,对她的演讲给予好评。再就是当年八月十八日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革命群众时,宋彬彬利用这个机会给毛泽东截上了“红卫兵”的袖标,毛泽东没有拒绝,等于默认了宋彬彬的这个举动,并和宋彬彬进行了亲切地交谈。这一切都使这些老红卫兵受到极大地鼓舞,并且开始头脑发胀,此后就开始做出一系列在他们自己看来是所谓的革命造反行动,比如“破四旧”、抄家、揪斗黑帮分子等,他们的行动中有些是对的,因此受到中央文革的支持,这使他们胆子更大了,更加肆无忌惮;但有些是错误的,中央文革也通过各种方式对他们进行提醒、批评、引导,但这时他们早已不把中央文革放在眼里,根本就听不进别人的话,谁也管不了他们了。最能显示出这些老红卫兵狂妄自大的标志是当时他们提出的一个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这个对联同当年德国纳粹党所信奉的希特勒所提出的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犹太民族是世界上最低劣的民族的论调如同一辙,都是鼓吹反动的“血统论”,都是把自己的血统当作自己狂妄自大的依据,把血统不好的人当作可以任意打骂杀戮的对象。正是受了这种反动的血统论的影响,驱使这些老红卫兵干出许多在今天的人看来无法理解的、无法无天的、荒唐的、甚至是残忍之事,他们甚至还提出要搞“红色恐怖”之类极左的口号。应当说,这些老红卫兵的举动在老红卫兵内部也不完全一致,也有一些老红卫兵企图纠正他们中一些人的过火的做法,还为此成立了所谓“西纠”,可是那些信奉血统论的人这时候已经狂妄到连中央文革都不放在眼里,怎么可能听从自己人的劝告。“西纠”的成立不仅没有制止老红卫兵中的无法无天的行为,反而更助长了这种行为。当时的老红卫兵受血统论的影响,不仅瞧不起工农子女,不愿吸收工农子女加入红卫兵,甚至在干部子女中也要分出等级,连戴袖标还要分出几种,什么将军子女戴缎子的,校官子女戴绸子的,工农子女戴布的。甚至在一些中学还提出革军子女参加纠察队,负责到社会上破四旧;地方革干子女组成宣传队,负责进行宣传;工农子女组成的红卫兵只能留在学校闹革命,等等。

老红卫兵的这些举动自然遭到其他学生,特别是大学学生的反对,以及中央文革的反对,后来由大学生组织的红卫兵组织及各种造反派组织围绕这副血统论的对联,与以干部子女为主组成的老红卫兵进行了辩论,中央文革明确表态支持了由大学生组成的红卫兵组织。从此以干部子女组成的老红卫兵便失去了往日的风头,但这并没有熄灭这些干部子女那种受血统论影响产生的优越感及狂妄自大心理,反而由此产生以对中央文革的不满及与大学生红卫兵组织的对立情绪。直到现在这些干部子女也从没承认过自己在文革中受过反动血统论的影响,没有承认自己当年的狂妄自大,而且拒不承认当年中央文革对他们进行的耐心的批评教育,反而把自己在文革中不听中央文革的劝阻所干的所有坏事都统统推到中央文革及毛泽东身上,这还有没有点道德,有没有点良心?这样怎么可能正确评价文革,正确评价毛泽东;怎么可能从文革中吸取经验教训?

后来由大学生组成的红卫兵及各种造反派组织尽管没有受血统论的影响,但在得到中央文革及毛泽东的支持后,头脑也开始发胀,也开始变得狂妄自大起来,对中央文革及毛泽东的劝导也听不进去了,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同时利用大串联的机会到处指手画脚,搞以我划线,凡是同意自己观点的就支持,凡是不同意自己观点的就压制,支一派,打一派,以至发展到后来使用武力来压制打击不同意自己观点的组织,从而引发全国各地出现武斗。这样的先例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也不难看到。当年王明就是在得到共产国际负责人的肯定和支持下头脑发胀,狂妄自大,根本不把包括毛泽东在内中共其他领导人放在眼里,把自己当作是正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正确路线的代表;嘲笑毛泽东是“山沟里出不了马克思主义”,是机会主义路线的代表。回到国内不顾中国的实际情况,到处指手画脚,搞了许多极左的东西,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造成巨大损失,甚至险些葬送了中国共产党。

所以说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我们在总结文革的经验教训中应当看到历史这种惊人的相似之处,以作为对后人的提醒。在我看来,今天仍然有一些年轻人盲目存在一种狂妄自大的心理,当然不止是一些年轻人,也包括各种年龄的人,他们都是过高地估计了自己,把毛泽东及所有不赞同他们观点的人看得一文不值,似乎只有他们代表了真理、正义,只有他们才知道中国应当怎么改革,甚至认为要是他们早出生几十年,要是他们在几十年前就当上中国的领导,中国就可以避免少走弯路,避免发生文革那样的灾难。我的这篇文章可以说也是对他们的一个提醒:人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不要太狂妄自大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